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瓷库中国的博客

买瓷器,上瓷库中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鬼才”黄永玉之“鬼”  

2013-08-23 12:03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• 黄永玉之所以号称“鬼才”,自然是因为他是一名才华斐然的人物。初中都未念完的他却有着举世闻名的书画作品,更设计出了家喻户晓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装。他博学多识,诗书画俱佳,亦是诗、杂文、散文、小说、剧本的大家,写过、出版老祖宗多种画册,还有《永玉六记》、《吴世茫论坛》、《这些忧郁的碎屑》、《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》、《太阳下的风景》、《无愁河的浪荡汉子》等书。画过《阿诗玛》和毛主席纪念堂山水画等。在澳大亚、德国、意大得和中国内地、香港开过画展,其美术成就曾获意大利总司令奖,在海内外享誉甚高。   

     

    然而,笔者认为“鬼才”这一称号放在了黄永玉身上,却还有着另外一番缘由,这便是本文将分析的主题——黄永玉骨子里的“鬼”。

     

    黄永玉在墙壁上作画

     

    黄永玉在墙壁上作画

      

    顽劣的鬼怪少年

     

    孩提时代的黄永玉着实精灵鬼怪。幼时的他不乖乖在学堂听课,而是常常与伙伴们溜出来,或在沱江边的阶梯上放空发呆,或在古树环绕中美美睡上一觉,直到太阳快落山时才急匆匆赶回学校收拾书包回家。说起小时“犯罪”的“万恶之源”,黄永玉说:“只能怪沱江太美。”

     

    即使不逃课,坐在教室里的黄永玉仍然不老实。先生在讲得津津有味之时,他的思绪却飘到了永庙的边街,想象着铺子里民间艺人的作品,有不同模样的木质雕塑,还有各式各样的画作。

     

    儿时的黄永玉真是调皮古怪。那时外婆家城门外有个荷塘,小黄永玉淘气犯错后,外婆要找他算帐,他就把一个高大的脚盆滚到荷塘,自己躲了进去。在那里面,看着荷花底下的苔草,那种光的折射、色彩的绚烂让他十分入迷,往往一动不动呆上两三个钟头仔细观察。童年的爱总是刻骨铭心,后来他以画荷闻名,很多时候都是从根底这个角度来看荷花,画的就是当年外婆家池塘给他的感觉。如今,在北京家中“万荷塘”的池水里,黄永玉种下了来自山东、湖南、广东、北京的各色莲花。十万狂花入梦寐,所要排遣的怕就是对故土无尽的思念。

     

    年轻时的黄永玉和夫人

     

    年轻时的黄永玉和夫人

     

    真性情的鬼怪壮年

     

    黄永玉又在京郊矗立起一件巨型艺术作品——占地六亩的“万荷堂”,其起居室名为“老子居”,这个名字缘于黄老年轻时的鬼怪。那时,黄老曾在福建泉州住过一段时间,他住处附近有一座庙,庙里种有很多的玉兰花,有一次他禁不住爬上树去摘玉兰花,被一个老和尚看见,叫他下来。黄永玉开始时不知道这个老和尚就是弘一法师,跟法师讲话的时候满口“老子”,后来被人传了出去,成为笑谈。这次他要为自己的起居室取名字,吕正操就旧事重提,干脆就叫“老子居”吧!

     

    黄永玉作画情真,做人也情真。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经历过多次“政治洗礼”,重情重义,爱憎分明,强大的人格魅力为他赢得了不少真挚的友谊。人在得意时,呼朋唤友算不了什么;身处逆境中,才更感到真情的难能可贵。“文革”中,许多上乘的精品画作被当成“反面教材”在美术馆展出。黄永玉因画了一眼睁一眼闭的猫头鹰而遭江青点名,更成了批判中的重头靶子.

     

    黄永玉年轻时,是靠 “拳头打天下”挺过来的。他刁蛮、爽直的真性情让不少人都畏他三分,同时,也使得有很多人乐意成为了他的至交。被称为“风流才子”的香港词作家黄沾当年曾有过一段四面楚歌的失意日子,与林燕妮分手,同时投资电影公司经营失败,负债累累,心灰意冷。很多人都不敢理黄沾,只有黄永玉前去安慰。两个同样脾气刚烈的人彼此欣赏,成为挚友。“黄沾这个家伙是个调皮蛋”黄永玉乐呵呵地说,听说他时常把这段故事挂在嘴边,逢人便讲。这就是他性格中的与众不同之处,他很欣赏像他这样有个性的人。

     

    “鬼才”黄永玉之“鬼” - 瓷库中国 - 瓷库中国的博客

      

    永远“年轻”的鬼怪老头

     

    黄老永远是那么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儿,永远是烟斗不离口,顽皮的天真写在了脸上,好像从未老去。据说有一位艺术家曾惊呼:大上海很大,黄永玉很小!这老头自诩是“无愁河边的浪荡汉子”,是“湘西老刁民”,而在人们的眼里却是“最能折腾的老头”,似乎精力永远那么旺盛,体态永远那么年轻。说来也是,从湘西凤凰走向世界的那一天开始,黄永玉就始终不安分,他东西南北随意为家,老了即使想到了安个家,也还要狡兔数窟,在故乡、北京、香港、意大利置了五个家。这老头是连置家都不忘折腾出一番“别出心裁”来。

     

    步入老年的黄老顽皮依然,当我们读到“小屋三间,坐也由我,睡也由我;老婆一个,左看是她,右看是她”时,不由得乐开了怀,黄永玉到底是黄永玉,一个“耄耋顽童,痴狂大师”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就连在工作方面,黄老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拼命状态。晚年曾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,他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。盛夏时节,他一个人背着画箱,顶着炎炎烈日四处写生。饿了渴了,就坐在路边吃点随身带的面包,喝几口凉水。这情景被一位摄影记者拍了下来,登在当地的报纸上,并附有这样的文字:“一个不怕死、不怕累的东方老头,在危险的十字路口,一连画七八个钟头的画。”从黄永玉写给一位老友的信中,可以得知他从巴黎到佛罗伦萨半年期间的工作量有多大:“画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风景写生,包括巴黎塞纳河沿岸的长手卷,以及佛罗伦萨全景的一个长手卷,再就是一些零碎的法国和意大利有关著名艺术家故居掌故的画。第二部分是30余幅一米二见方的油画,包括风景和一些所谓‘主题性’的作品。第三部分是七八件小型雕塑,都是一些有意思的东西。文章则是一篇篇的游记散文,先写了12篇巴黎,以后则是佛罗伦萨,大约也有这么10来篇。几个月来,我就这样送走了时间。” 

        

    结束语

     

    曾有友人给黄永玉画了的一幅漫画,他看了之后甚是喜欢,于是便将它设计成了一尊铜像,仁立在“万菏堂”里,铜像上黄永玉的形象是秃头上支撑着两只夸张的煽风耳,两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,一张大嘴乐得咧到了耳根,赤裸着身体,左手提着腰间的遮羞布,右手端着他那具有“商标”意义的标志性大烟斗,诙谐有趣,妙不可言……这就是黄老,一个从幼年到迟暮之年都“鬼”的怪人。 (文/吴丽芳)来源:中国陶瓷网http://www.gogochina.cn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